最新动向

CMAIN为一超组织的捐款到2月25日晚上11:59PST截止。共收到了超过$50,000美元来自不同国家的900多笔捐款, 我们会将所有捐款100%送交一超家属.

从2月26日12:00AM开始,一超家属与CMAIN一起,将使用CMAIN从Chase Community Giving Top 100 award评选中获得的部分奖金建立“Yichao Fund”。这项基金用于学校校园骑车人的安全普及,为骑车交通的中国学生学者免费分发头盔,头灯,尾灯,安全手册,防止类似悲剧在我们身边再次重演。CMAIN服务社区,在紧急事件中为您提供及时援助。

如果您愿意为这个基金捐款,帮助我们的社区,您也可以通过点击 CMAIN主页上的PAYPAL "Donate"按钮为“一超基金”捐款。PAYPAL 账户:donation@cmain.org

我们也接收支票捐款,请将捐款支票请寄到:
CMAIN
1172 Murphy Avenue, Suite 237
San Jose, CA 95131, USA
                    PAY TO :  C.M.A.I.N. for Yichao Fund 

所有捐款(PAYPAL, 支票)请注明您的姓名,EMAIL地址 以及 "一超基金"字样, 以便随后CMAIN为您发出可以低税的捐款收据。

2月27日 王一超的悼念仪式

posted Feb 23, 2010, 10:59 PM by Cmain Donation   [ updated Mar 2, 2010, 10:46 AM ]

【时间】这个星期六,2010年2月27日,上午11点到中午12点。 
【地址】
Spangler Mortuary
Mountain View Chapel

悼念仪式对公众开放,请穿着白色或者深色服装,不要穿任何红衣或者红色配饰。能带纸作的小白花最好。

王一超父母2月25日接受KTSF26台采访(国语)


王一超父母2月25日接受KTSF26台采访

魂兮归去吧,我最亲爱的人 - from Yichao family

posted Feb 23, 2010, 12:31 PM by Cmain Donation   [ updated Feb 23, 2010, 5:38 PM ]

2009年12月8日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怀着为解决人类水污染贡献力量,而学习美国先进技术的理想和企盼,来到美国Stanford研究学习。不料2010年2月3日晚9:30突遭车祸,颅脑严重受伤,救治无效,于2010年2月19日下午4:30辞世。他结婚仅不到三年恩爱无比的年轻妻子,只有唯一这么一个孩子的年迈多病的父母,悲痛欲绝!哭问苍天:天哪!这是为什么?!苍天无语,只是连日阴云低垂,细雨不断,似乎也在表达他对一个年轻俊才突遭横祸的悲伤!

美国的科技先进,美国的社会富裕,美国的人民自由,美国的景色秀美。。。,但王一超的亲人们无心在此逗留观光,他们的生活毁了,他们的希望没了,他们的心碎了,他们只想尽快料理完一超的后事,离开这伤心之地,尽快回国,以慰远在万里时时挂念着他们的亲朋好友,领导同事。

来时,一个阳光灿烂,前途光明,年仅25岁的血肉之躯;去时,却成了一抔冰冷的骨灰。这残酷的现实怎能让亲人接受!

一超的遗体拟于2月27日星期六火化,之后他最亲爱的亲人们将带他回国。

来美之前,我们心中充满希望,又一片茫然:人地两生,语言不通,习俗不同,生活办事肯定困难重重。现在,我们要回去了,我们救治儿子的希望破灭了。原来我们想:儿子哪怕留下严重残疾,甚至成为”植物人”,我们也要把他带回国内,尽父母的余年陪他走完人生之路,因为,抚摸着他温热的肉体,怎么也强似面对冰冷的骨灰和墓碑啊!

我们的希望破灭了,但我们在美国感受到同胞们的情谊,大爱和温暖!那么多的人在衣、食、住、行、语言、咨询上帮助着我们;捐款、捐物资助我们;用眼睛关注着我们;用心灵为我们祈祷。我们即将回国,借此机会我们全家向帮助、关注、同情我们的每一个人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中国有句老话:“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我们一家人不知将来能否再来美国,此生能否报答大家的恩情。但我们会接过你们的爱心,并传递下去。是的,我们会的!因为世界上只有爱心是最伟大的,最有力量的,能战胜一切的!让我们共同伸出双手,献出爱心,让这个世界消弭战争,灾难和仇恨,变得充满爱,变得更和谐,更美满。

很快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们要把我们的孩子带回去,安葬在那里。虽然那里现在还不富裕,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那里毕竟是他的祖国,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叶落归根,魂归故土。”孩子,魂兮归去吧,回到祖国,回到亲人温暖的怀抱;魂兮归去吧,回到你熟悉的山川大地;魂兮归去吧,回到使你永远不再感到孤单的家乡! 

                          王一超 父母,妻子 
                            2010年2月22日
                        于美国加州Palo Alto市

墓志铭

posted Feb 21, 2010, 1:30 PM by Gps Fan   [ updated Feb 21, 2010, 1:52 PM by Cmain Donation ]

天妒俊才英年早逝,父母泣血亲朋扼腕
爱子王一超与父王联合,母陈晶珠
墓志铭

王一超生于1984年5月31日(阴历甲子年5月1日),卒于2010年2月20日上午8点30分。王一超从小聪明,善良,懂事,好学,尊敬师长,友爱同学。小学复华校,初中69中学,高中哈师大附中, 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年年是”三好学生”, 大中小学都当班长。 2007年以优异成绩获得双学士学位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 2008年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录取为全额奖学金博士生。 2009年11月赴迪拜参加国际专业会议并宣读论文。 2009年12月8日做为课题交换生到美国斯坦佛大学做实验研究。他在美国生活刻苦,学研勤奋。不幸于2010年2月3日晚9点30分(美国旧金山时间)骑自行车回住处的路上突遭车祸,颅脑严重受损,经斯坦佛医学中心救治无效,不幸于美国旧金山时间2010年2月19日下午4点30分,北京时间2020年2月20日上午8点30分魂归极乐。父母伤心欲绝,苟活于世,学佛向善,待死后同葬一穴,一家三口永不分离。

后事 2-20-2010 By Nikeman

posted Feb 20, 2010, 6:50 PM by Gps Fan   [ updated Feb 21, 2010, 1:53 PM by Cmain Donation ]

今天上午,近10名志愿者集合起来,一起讨论了一超同学的后事以及其他事宜。会议决定成立三个志愿小组:外联组,内勤组,和事务组。外联组由大家非常熟悉的者名艾迪Evolve领导,负责联系媒体,网络宣传,对外发布消息的一切有关事务。内勤组由Stanford CLIPSS的主席牵头,负责一超家属的陪伴,接送,日常翻译等等。事务组NIKEMAN负责,任务是其他两组责任之外的所有事宜,主要是落实殡仪馆,和火化仪式中的所有细节。

有关火化的时间,有了变化。现在一超的遗体正在作解剖,最早下周一才能将遗体送回。所以家属决定将火化时间推迟到下周六(27日)上午。我们力争在周二(23日)晚,落实殡仪馆的地点。

一超今天安详得走了

posted Feb 19, 2010, 8:27 PM by Cmain Donation   [ updated Feb 21, 2010, 2:18 PM ]

一超今天下午4点30分在斯坦福医院安详得走了。斯坦福学生会的同学,与CMAIN的志愿者正在遵照家属愿望,筹备后事。

我们的努力一点都没有白费。或许我们的初衷是拯救一个生命,但是更大的意义实际上是deliver了爱和关怀。虽然生命逝去了,可是我们的爱还在。在逝者亲人的记忆里。有了你和大家的爱,这个社会才不孤单和寂寞. By sealight

王一超父母的(感言)心声

posted Feb 18, 2010, 2:55 PM by Gps Fan   [ updated Feb 21, 2010, 2:06 PM by Cmain Donation ]

2010 年2月17日凌晨1点10分

手写稿      

孩子是父母的心, 孩子是父母的命, 孩子是父母的一切!

当我们2月9日来到美国, 看到头部长长的加缝线,浑身插满管子昏迷不醒的儿子时,心碎了,肠断了, 整个身体象一下子被抽空了。。。。。最宝贝的儿子的母亲泣不成声,人称"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 一生从来不落泪的父亲止不住号淘大哭。。。。
才几天前网上视频见到的鲜鲜活活充满阳光的儿子一下变成这个样子, 父母怎么能接受, 怎不痛断肝肠。

儿子从小到大 一件件往事 青春笑貌尤在眼前。 儿子从小善良, 聪明, 求知欲强, 亲和同伴。 他从小不喜爱一般男孩子爱玩的刀 枪等玩具,而是亲近大自然,热爱下动物 热爱一草一木。 儿子有一颗善良的心,上街碰到乞丐必然停下来施舍, 有时父母没有零钱不给, 他就生气 责备父母缺少同情心。 
为了培养儿子,我们老俩口付出了全部心血, 住的差不在乎,穿的差,吃的差都不在乎, 只要儿子有出息就行, 就是我们最大的满足和自豪!

从小, 儿子学书法,学小号。。。 , 记得一年冬天, 妈妈领孩子到很远的地方找老师, 儿子的小手小脸冻得通红, 儿子还用他肉乎乎的小胖手捂着妈妈的手问妈妈冷不冷,我替你捂捂; 夏天, 父亲领儿子到松花江练游泳,怕儿子被水冲散,一根绳子两头各系在父子的腰上, 在激流中畅游, 成为当时松花江的一景。。。。。。。

儿子从小喜爱音乐, 有一定艺术天赋, 在幼儿园时唱"小龙人"得到多少夸奖。。。。" 天上的哟, 无数颗星星; 地上哟,无数个龙人。。。。。" 现在每当我们想起儿子唱这首歌的声音和模样就悲从中来,不能自制。儿子的初中高中都是文艺骨干,活跃份子,组织能力强, 嗓音象孙楠(大陆名歌手).

为了培养儿子,我们力争让他上最好的学校,中国大陆的" 择校费"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我们省吃俭用借债也要让他上好学校。 儿子也争气,从小学初中到高中都当班长,年年是"三好学生", 老师厚爱,同学钦佩喜爱,都亲切叫他"班超"(班长王一超的简称)

没想到我们的儿子2009年10月8日来史坦福, 2010年2月3日就罹此惨祸! 2月5日我们在中国家中时医生告诉儿子病情, 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我们如五雷轰顶, 要求医生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至少要维持儿子的生命到父母抵达美国。 飞机上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 万一儿子脑死亡, 我们决定把儿子年轻,健康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 为人类做贡献是儿子的志愿, 当父母的要遵从他的志愿让他为人类做出最后的贡献!

现在经过史坦福医疗中心医护人员的全力援助,我儿子一从死神的手中逃出,情况一天天在慢慢好转。我们做父母的信心是决不放弃! 不管儿子有多大的后遗症, 哪怕是"植物人"我们也要尽最大的努力陪伴他, 供养他,照料他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但瞻念前程,忧心仲仲: 我们年事已高,皆已退休, 孩子创伤预后难料,在国内既无工作, 也无保险, 一旦父母离世, 他将如何生活?!

我们很早就钦佩美国的科技,教育,富足,自由, 民主,早就向往赴美一游, 本想当儿子学成立业, 借儿子之光高高兴兴来美国旅游观光。 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惨痛的情况下不得不来到美国。 四个人可以说有三个瞎子(看不懂), 三个聋子(听不懂), 三个哑巴(说不明白), 四个瘸子(没车代步 道路不熟),四个傻子(不懂美国的生活习惯和法律)。转眼来美国一周了, 在无数好心人,热心人的帮助下, 情况在慢慢的好起来。 起码我们的短期的吃住已基本解决,我们现在无法报答他们, 可能将来永远也无法报答。 但我们会永远的记住他们,祝福他们, 好人一生平安, 长寿幸福!我们有生以来也会以他们为榜样, 尽力去帮助别人, 把他们的传递下去,扩展未来。我们会的!

王一超父母
2010 年2月17日凌晨1点10分

2010年2月17日周三 by Diyong

posted Feb 17, 2010, 8:47 PM by Jennie L   [ updated Feb 18, 2010, 12:43 PM by Gps Fan ]

By Volunteer:  Diyong:
I was on duty on Wednesday Feb 17. It was a quite peaceful day yesterday most of the time except the power outage. Late in the afternoon, Yichao had a sudden drop on blood pressure but was back to normal soon after.
Some updates:
1. Yichao was moved to another room due to the power outage.
2. Yichao's physiological index looks better and has fallen into the normal region.
3. Yichao's father wrote an article. It will be published on Nikeman's blog. Very touching and everyone should read it.
4. The hotel offered an extended lease to Yichao family and they won't need to move out until next week.
5. Many thanks to Jade Palace. To prepare the lunch for Yichao family, they were working in the dark (again, power outage).
Thank all the known and unknown volunteers for your contribution.

2010年2月16日周二 By Rui

posted Feb 17, 2010, 8:46 PM by Jennie L   [ updated Feb 18, 2010, 12:05 AM by Cmain Donation ]

今天王一超的体征基本稳定,上午体温很好,下午体温偏高。因为前几天开始有肺部感染,医生担心如果他得的是流感,会传给病区的其他人,将他转到了隔离病房。家属仍然可以和以前一样探望。等排除了传染性以后再转出来。 他的父母家人看上去情绪还算稳定,只是很疲惫,特别是王一超的妻子,作为4个家属里唯一会说英语的人,需要她做的事尤其多。明天他们1点45要和医生开会讨论病情。还要填写一些关于减免医疗费用的表格(Medical? Not sure)。 他们周4就要从旅馆搬出来,住宿的事情仍在联系中。下午王一超的妻子和父亲和Stanford的general lawyer进行了法律咨询。需要以后的负责人注意的是,凯旋宫的人希望能每天上午11点左右打电话确认一下取饭的时间,这个我已经在google doc里面写上了。(今天去取饭的志愿者在那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Added by Dan】
今天Dan和SJ Q替他们接受了san jose mercury news的电话采访明天上午10点半要接受palo alto weekly采访.住房问题明天能确定下来,有三套方案, 现在急需家具和周四,周日搬家人手

2010年2月15日周一 by Dan

posted Feb 17, 2010, 8:46 PM by Jennie L   [ updated Feb 18, 2010, 12:02 AM by Cmain Donation ]

这两天病人有点发烧,肺部有感染,应该是呼吸机的原因,今天早上烧退了,下午又起来了。
有陈姓老中医前来探望,举了一些各种各样恢复的例子,给家属增加信心。还有一些其他的医生前来探望。
赞一下extremebudda 和Epoxy, 各送了一个ATT prepard 手机过来再赞一下凯旋宫,主动提出提供一个月他家四口的午饭。今天家属吃了第一顿,说很好吃,而且太多了吃不完。
对了,要赞一下nikeman,这两天交给他负责,我就放心的睡懒觉了 

2010年2月14日周日 by Dan

posted Feb 17, 2010, 8:45 PM by Jennie L   [ updated Feb 21, 2010, 2:18 PM by Cmain Donation ]

这 么多人捐款和热心人帮忙不说,家人去大华买菜大家都能认出她们来. 今天最管用的是曾在斯坦福作神经科住院医现在UCSF的赵医生,特意来探望,reviewed charts, checked on things, discussed with other attending doctors, and explained everything to their parents very very well.家人听了后心里踏实多了。

1-10 of 15